相关文章

“老口子”纷纷撤离:酒吧街今后咋玩

来源网址:http://www.zjztst.com/

实习生 陈紫偲 曹雨轩 吴佳豪

8月10日傍晚时分,长沙城突遇倾盆大雨,“解放西”酒吧一条街上路人行色匆匆。

“今天已经结束营业了,员工也已遣散。”8月10日晚,一名乐巢酒吧的留守员工如是说。夜幕下,依然有各类彩色的霓虹灯闪烁,位于悦荟西侧的乐巢酒吧在开业7年之后迎来了首个空无一人的夜晚。

曾被人戏称为“不夜城”的长沙解放西路,近年来似乎有些发展乏力。苏荷、乐巢两大酒吧相继歇业,Muse、菲比酒吧因打架事件被勒令停业整顿,见证了该街十年辉煌的“老口子”温莎KTV也于上月底撤离……

一名老长沙感叹,“晚上的解放西居然不怎么堵车了。”而事实上,一场商业娱乐的更新换代,或许正在这条长沙的“标志之街”上悄然上演。

A

【现场】

乐巢歇业,

“酒吧街”再折戟

8月10日晚8点左右,刚刚经历过一场大雨的解放西路,本应要开始进入暖场营业的酒吧街显得有些冷清。记者在位于悦荟西侧的乐巢酒吧处看到,招牌的霓虹灯已经熄灭,透过厚重的玻璃门往里望去,吧台边高脚凳摆放整齐,酒吧大厅并未开灯。一名臂膀上印有文身的留守工作人员说,当天已经停止营业了,员工已经遣散。

而在酒吧后门同样空无一人的后厨门口,张贴着一张该酒吧8月管理工作执行表。表格第一条清楚地写着,“部门人员考勤,人员入离职手续办理”。另一名员工也对记者确认,“解放西路附近酒吧太多,竞争压力太大,乐巢在歇业之后会转型另谋发展。”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继去年2月苏荷酒吧结束其在长沙十年经营之后,乐巢这一经营已有7年之久的大型连锁酒吧,也正式退出了解放西的舞台。

无独有偶,乐巢并非近期解放西上唯一歇业的商业娱乐体。7月7日,温莎王府井店在其入口处张贴“温莎十年,完美谢幕”的告别书,文中,温莎集团湖南区域管理中心表示,“由于经营场所房租到期、设备设施老化陈旧,决定自7月8日起正式关闭王府井店,停止经营。”

“以前一到晚上解放西路必堵车,现在灯光没有以前亮堂了,居然都不堵车了。”一名长期在解放西路、五一商圈附近活动的老长沙如是感叹。

B

【行业】

酒吧文化降温非“一日之寒”

2015年,苏荷酒吧选在了2月14日情人节当天进行了最后一天营业。不少圈内人士认为,2004年苏荷酒吧的到来,为解放西路在SARS之后面临的经营挑战打开局面。采访中,不少泡吧圈的老长沙均表示,它的撤离,“让人心中有种难以名状的感伤,像是一个时代即将落幕。”

其实,解放西路这条作为长沙娱乐文化名片的酒吧街的行业洗牌迹象,在此前就已有迹可循。早在2013年,解放西路上的coco seven、影子酒吧等四家酒吧关门倒闭;接着是经营时间仅数月的蜜糖酒吧关门歇业;而在解放西路驻扎时间最长的可可清吧,也在2011年时结束了营业。

据长沙市酒吧行业协会会长富刚介绍,解放西的酒吧文化最辉煌时期,这条不足2公里的街上聚集了40余家大大小小的酒吧,乐巢闭店之后,这一数字骤减至7家。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老的嗨吧消费比较高又吵,很少去了。”一名年轻消费者对记者表示,自己虽然常在空闲时间前去酒吧,但选择大多是驻唱歌手实力不俗,环境清爽的清吧,“可以听听歌,看看表演,也不会太吵。”

而另一名曾在五六年前活跃在酒吧圈里的“泡吧达人”也说,现在已经很少去“大场子”的酒吧了,一些圈子虽然小,但是进行精细化经营的小酒吧反而受到喜爱,“即使在过去,大场子也只会去相熟的,多少出于一些安全考虑。”

不过,也有人对解放西的酒吧未来依然持非常乐观的看法。玛格丽特酒吧郑姓工作人员就对记者表示,由于2家酒吧的停业整顿和1家酒吧的停业,原本在最近进行整店装修的计划也有了调整,“可能只会进行局部的升级改善和简单的改变”。他认为,解放西酒吧数量的减少意味着竞争的减少,存活下来的酒吧“生意会更好”。

C

【溯源】

房租上涨、“宅文化”等冲击经营

近年来,经济不断下行,“三公”消费锐减……一系列原因都在直接或间接的导致各娱乐企业经营困难,酒吧、KTV等“可有可无”的休闲消费首当其冲。“解放西路的身价是各个酒吧带火的,但现在房租涨得太高,也对在这里经营的各个酒吧带来很大的成本压力。”富刚透露,2001年,金色年华等一代酒吧刚刚兴起时,这里的房租仅3元每平方米,而现在已涨至每平方米300元,甚至更高。

一间大型慢摇吧的经营面积多在数百平方米至千平方米,越来越高的房租,成为酒吧难以负荷之重。“一方面房租和人力成本不断上涨,而另一方面营业额却并没有按照这个节奏上涨,现在有的酒吧几乎没有利润可言。”一名酒吧行业从业者如是说。

在采访中,一名乐巢的员工也对酒吧经营状态的艰难直言不讳,“赚钱还会关门吗?像乐巢这类的酒吧,投资高达数千万,经营压力可想而知。”

而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解放西路出现的酒吧数量锐减,知名品牌撤离的现象,与当下“所向披靡”的互联网不无关系。

一名娱乐传播业内人士强调,“现在的90后,甚至00后,连游戏都是打团战,网络游戏如今已经完成了娱乐和社交双重功能,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 宅文化 的影响也会慢慢凸显,因为社交和休闲通过网络就能实现,实体的娱乐和社交需求被弱化,这些曾被70后、80后中的一部分人追捧的娱乐业态肯定就会面临瓶颈。”

D

【新变】

不再“凑热闹”,酒吧也讲个性

在过去,在年轻游客之间流传的“不到解放西就不算到长沙”可能正在改变。而在长沙年轻消费者心里,解放西也已不算是“泡吧”的唯一好去处。

目前,一些主打独特地理位置和经营理念的酒吧也开始逐渐兴起。如化龙池、太平老街、贺龙体育馆附近均已形成小规模酒吧群聚效应,此外,还有坐落在橘子洲头的虫二音乐酒吧、位于开福万达广场附近的LOST酒吧等等。

“虫二酒吧的位置很好,在橘子洲头,坐在外场可以清楚看到两岸灯火繁华,江边的感觉是很舒服的。”一名从事数码行业销售的陈先生对记者表示,不久前他刚刚在虫二酒吧招待了几名外地朋友,这种极具长沙地理文化特性的酒吧让朋友们很满意。

此外,化龙池、太平老街等地,一些经营面积不大,但“有点味道”的小酒吧也受到年轻人的追捧。酒吧似乎已从过去的“凑热闹”变成了一种相对讲究个性和调性的休闲娱乐方式,部分酒吧甚至打出了“品酒”概念,与消费者分享各国不同的酒文化。

上述娱乐传播的相关人士就表示,经历了夜总会、舞厅、KTV,再到演艺吧、慢摇吧的70后已经大部分退出了酒吧消费圈,这也就意味着,符合这一代消费群体口味的娱乐休闲形式如果不革新,也可能意味着被淘汰,“新生代的娱乐更加单独化,娱乐场所的社交功能在降低,所以个性的,小众而分散的形式或许更有生命力。”

时光掠影

从迪斯科到Lounge吧,

长沙酒吧20年变迁

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卖着门票、喝着散装啤酒、舞池中还有人领舞的迪斯科就是如今酒吧的雏形。

1999年  可可清吧将洋酒引入长沙。2000年,玛格丽特将杰克丹尼、威士忌一类的洋酒推向大众市场,长沙酒吧由此开启了“洋酒时代”。

2001年  金色年华演艺中心在解放西路开业,狂轰滥炸的电台广告以及边喝边舞边观赏的歌厅经营理念让它红极一时,仅不到2年时间便收回成本,成就业界“神话”。同年开业的还有至今仍十分活跃的魅力四射。

2004年底  苏荷入驻长沙,带来了欧美蓝调音乐以及全国连锁的“大品牌”,也一举点燃了解放西路酒吧的新生机。此后,乐巢等慢摇吧逐渐崭露头角。

2010年  政府加强了对夜店的各项管控,长沙市酒吧业经历了全新洗牌。

2013年到2014年  Lounge吧开始进入长沙,又掀起了长沙新一轮的酒吧拉锯战。